《絕世戰醫/絕世戰醫》[絕世戰醫/絕世戰醫] - 第7章 遺書

「天獄司告退!日後必定登門拜訪,呼!等着吧!」

那幾名天獄司強者不甘的離開了,他們無比憤怒。

區區警署都敢和他們作對,還放出狠話不惜一戰。

行,那就一戰!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全球範圍內,無數股高星戰力強者正滿懷滔天憤怒朝着秦城趕來。

殿主遇難,夫人下落不明!

每一位冥王殿將士都有着把秦城踏為平地的衝動。

甚至都想對秦城全城開啟一次無差別攻擊!

如果這份憤怒一起發泄在他們天獄司身上,那後果……

「海鵬我錯怪你了,當年的事過去就過去好了。

「只要你願意,冥王殿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

「我們還是兄弟。

蕭辰在雷海鵬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

「殿主!」

雷海鵬激動萬分,可他此行有非常重要的情報要報與蕭辰知曉。

所以很快整理好情緒,開口道:

「殿主,我通過警署的情報網查詢到一些消息,我接下來會告訴您。

「只是您聽完後千萬不要動怒,千萬不要……」

……

半個小時後,秦城醫院的公園走廊里,一股滅世憤怒終究還是爆發開來。

蕭辰怒吼:

「海鵬你說什麼,給依依下毒的人是唐炎!月柔現在也被唐炎囚禁在他的別墅?!」

雷海鵬根本承受不住蕭辰的氣勢,身軀猛顫不止。

「是,是的殿主!消息絕對不會有錯,唐炎喜歡夫人很久了。

「但夫人誓死不從惹惱了他,所以唐炎給小主下毒就是逼夫人向他借錢有求於他。

「您的岳父古嘯天也為了古家利益將夫人許配給了唐炎,婚禮就在下周六舉行。

轟——

蕭辰周身的戾氣燃燒到了極致,連腳下的石板都快要碎裂。

「秦澤,隨我一起走一趟!做好死戰的準備。

「秦澤願追隨殿主,至死方休!」

雷海鵬緊跟身後。
「殿主,我也要跟您一起去。

「不行,海鵬你現在是警署總警司,決不能讓你犯險!」

「不,不管我官居何職都是您的手下!就讓我來帶路吧。

「那你跟上了,千萬別掉隊。

……

二十分鐘後,一輛正在秦城沙漠高速極行的黑色悍馬里,蕭辰心中天翻地覆。

那個女人姣好的面容出現在蕭辰的腦海里。

那個漂亮、單純,時而溫柔,時而又高高在上的古月柔,竟然真的為自己付出了那麼多!

滴答——

蕭辰的眼淚落在了手中的信封上。

這封信是之前在醫院依依交給自己的。

「爸爸,媽媽說這是她的遺書,要依依親手交給爸爸。

「對了爸爸,遺書是什麼意思啊?」

……

僅僅是信封上的這兩行字,就讓蕭辰哽咽:

我之憂者,唯思君耳。
思君不得見,猶隔天與地。
天地終可望,永無相會時!

書信字跡娟秀,其中揭露了許多被塵封的歷史真相。

「蕭辰,你一直覺得我是個見錢眼開勢力的女人,只追求物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