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逃亡的1001夜/荒島逃亡的1001夜》[荒島逃亡的1001夜/荒島逃亡的1001夜] - 第七章長矛

她本來想要損他幾句,但是看了之後卻也挑不出來半點毛病。

看着這堅固的山洞門口,直感覺心底有無限的安全感。

這時李太平忽然一拍腦門,「唉呀,忘了,咱這邊也忙活了有三個多小時了,蒸餾水差不多該好了。

哈哈,我去看一看咱們中午能不能喝上一頓純凈的淡水了。

李太平說完便轉身朝着洞外走了出去。

譚冰言也對那個蒸餾水的設備有點懷疑,忍不住也跟了上去。

於是兩人便一前一後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兩人過去迫不及待的將塑料解開,只見乾淨澄澈的蒸餾水沉在瓶底,雖然不多,但是集合在一起夠兩人中午喝一頓補充水分了。

「太棒了!」

譚冰言不禁驚呼出口,兩人一起,不一會兒便將所有的水收集在了一個瓶子里,足足有500毫升左右。

兩個人中午又在不遠處的椰子樹樹蔭下面點起了篝火。

李太平將早上用魚叉打來的魚洗剝乾淨串在一起後,架在火上面烤着。

不一會兒魚香味便在海灘上飄散開來。

「給,嘗嘗吧,譚主任,又有肉又有又有水,中午可以美美的吃一頓了。

太平說著,挑一條最大的魚遞給了譚冰言。

譚冰言早已餓得飢腸轆轆,此刻不由分說,也不再過多顧忌,直接伸出細嫩的玉手接過魚肉,兩個人坐在那裡吃了起來。

不一會兒,那瓶水也被兩人喝了個乾淨。

撫摸着充實的肚皮,譚冰言感覺人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愜意。

再看向不遠處那荒蕪的沙灘時,目光也變得柔和了許多。

要是沒有狼和那些野物的威脅的話,一直待在這裡倒也挺不錯的嘛。

她心裏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看着面前慌裡慌張忙活收拾殘局的李太平,她又不禁撇了撇嘴。

要是和這樣粗糙的男人待在這裡,她可是有一百個不願意呢。

雖然這個人野外求生的能力很強,可以帶自己渡過難關,但是怎麼著她也覺得自己堂堂一個教導主任,這只是個小保安,她可不願意降低自己的身份。

吃完午飯之後,兩人在山洞裏面小憩了一會兒,李太平醒過來之後便提着瑞士軍刀朝着林子的邊緣地帶走了過去。

等再回來的時候,譚冰言也醒轉過來。

她目光疑惑地望着李太平,不知道他拿根樹枝幹什麼用?

只見李太平將那根長得比較直溜的樹枝兩頭一砍,然後將一頭放在石塊上用瑞士軍刀削出了一個尖頭。

譚冰言這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傢伙是削一個自衛用的長矛呢。

只見李太平拿着長矛耍得虎虎生風,看起來倒真是有模有樣,譚冰言一雙美目不禁流露出欣賞的色彩。

耍完一套在部隊學習的套路之後,李太平感覺非常滿意,將長矛提在手中走了過來,笑呵呵的對着譚冰言說道:「怎麼樣?我這打狼棍法還可以吧?」

譚冰言撇嘴一笑,「行不行?只有動真格的時候才能見分曉。

李太平訕訕一笑,將長矛換了個手提着,聲音陰沉而嚴肅地說道:「但願咱們永遠沒有用到它的時候吧。

譚冰言不置可否,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心裏忽然之間卻是五味雜陳。

平常的這個時候,自己一般都是在學校裡邊督促老師們授課,沒想到短短几天時間自己居然會流落到這個與世隔絕的荒島上。

這上面還似乎有數着不清的危險,而且和自己搭伴的居然是這個其貌不揚的小保安李太平。

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呀,譚冰言一陣腹誹。

李太平自從見了浮屍之後,雖然嘴上說的輕鬆,心裏卻是七上八下。

他沒有把事情的嚴重性完全給譚冰言講述出來,但是他心裏卻是清楚萬分。

屍體後脖頸上的齒痕,現在基本可以斷定,肯定是狼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