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島逃亡的1001夜/荒島逃亡的1001夜》[荒島逃亡的1001夜/荒島逃亡的1001夜] - 第四章捕魚

眼前的洞穴里充斥着無數的爬蟲,蛇類,但它們被火焰的濃煙嚇得一窩蜂的湧現出來,隨即很快失去了蹤跡。

那些蛇類花花綠綠,呈倒三角的腦袋,鮮紅的信字,哪怕譚冰言不懂也知道那是充滿劇毒的毒蛇。

甚至有好幾條要遠遠長過李太平剛剛手中的那條。

唰。

譚冰言的臉色頓時白了,身子都打起了擺子。

這一刻,她總算知道李太平口中的危險是什麼了,暫且不提那些根本認不出名字毒蟲,就算那幾條花花綠綠的三角頭毒蛇也足以要了她的命。

一股寒意猛的從腳後跟竄上脊梁骨,哪怕篝火近在眼前也無法帶給她絲毫溫暖。

頭一次,譚冰言對於這片土地有了足夠的認知。

這裡不是繁華的都市,這裡更不是溫暖享樂的度假村。

這裡是荒島,人跡罕至,危險處處都是,爬蟲,毒蛇,疾病,任何一種都能夠在這裡輕易要了她的小命。

她……

得活下去。

「謝謝!」

足足沉默了良久,譚冰言慘白的臉上方才恢復了一絲血色,悶聲道。

聞聲,反倒是李太平愣了一下。

眼前的女人心高氣傲,這在學校里是出了名的,如此心悅誠服的道歉,李太平還是頭一次聽到。
他隨手丟開手中的煙熏草,搖頭道。

「道謝?那倒是不用,只希望你能夠搞清楚這裡是荒島,不是在學校里,更不是在城市當中。
保持足夠的警惕還是有必要的,我可不想自己死的不明不白。

「你要等待救援,至少也得能夠有命活下去。
要不然,就算是走了狗屎運得到了救助,恐怕拉回去的也只能是你的屍體了。

李太平瞥了譚冰言一眼,顯然方才的驚嚇給了這個被人捧在手心兒里的天之驕女足夠的心理震撼。

「所以,為了我們的小命着想,我們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才是。
對了,把你的內衣給我。
」李太平伸出手,開口道。

「什麼?」

譚冰言沒聽清。

「內衣,有問題嗎?」

李太平重複了一句。

可這話音兒落在譚冰言的耳中,一股羞紅騰的一下子就竄上了耳後根。
眼前這個男人前一句還在叮囑自己,告訴她對方沒什麼做衣冠禽獸的打算。

可緊接着就要女人的貼身衣服做什麼?

李太平一看就知道對方估么着是想歪了。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的心裏和取向無比正常,先給我!」

聞聲,譚冰言搖頭,見到李太平的表情不似作偽,伸手解開了內衣遞給了李太平,沒想到對方竟然還十分紳士,還知道轉過頭去。

譚冰言臉色一紅,欲言又止。
可隨後便見到,李太平隨手掂量了一下。

手一撕。

嘶啦。

內衣被當中撕裂,譚冰言幾次欲言又止,待到李太平將支撐內衣輪廓的鐵絲抽出來,連續幾個彎折將鐵絲弄直。

然後,李太平從身上撕下布條,將鐵絲捆綁在一根手臂長短的原木上。

粘了水,布條勁道十足。

李太平隨手試了試,似乎有點不滿意。

「內部的鋼圈還是太軟,強度不夠,不過現在的情況最多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你要這個幹什麼?」

譚冰言有點好奇。

「當然是捕捉食物,那片一看就是原始森林,我們現在的情況你也清楚,手無寸鐵,如果遇到了野獸就是兩個移動行走的肉包子,肯定不敢去。
所以,我們短期的食物來源就是海裡邊的魚類。

「你應該感謝我,小時候出生在海邊,要不然光靠趕海撿到的那些零碎的還不夠我們的食物。
譚主任,你先睡吧,我來守着。

李太平說完,也沒等譚冰言開口,扭頭就去試驗自己的新玩具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