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無敵的我,被拽着去相親》[剛無敵的我,被拽着去相親] - 第八章 林月喝醉了

劉風的車技很好,很快在駕校傳開。

是見者落淚,聞者心碎。

是離譜的媽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了。

目送劉風離去,教練才回憶起林總託人在電話里給自己吩咐的,劉風……學習進度可能異於常人。

先前還以為他是有點智力殘疾,學習慢。現在明白了,壓根就不是人啊,看一遍就會了。

科一科二劉風已經完全學會,他現在已經能完美駕馭汽車。礙於駕駛證還沒到手,只能暫時奔跑。

回到嬌媚,這幾日是不準備去駕校了,只需要等待教練叫上自己去考核就行。

劉風到達的時間正好是飯點,他沒有去過集團食堂,也不想去。

還是那個老花壇,想也沒想就坐了下去。

只要林月沒事,他可以在這坐上一天不挪地方。

又到下班時間,又是前些日子熟悉的車緩緩駛向停車場。

駕車的女子劉風見過,正是前日哭哭啼啼的楊嬌雨。這個女子也不一般,每次來都哭,總給人一種刻意的感覺。

「嬌雨,那傢伙又家暴你了?」

夜韻如和林月剛走出大廈,就看到早已經在門口逗留許久的楊嬌雨。

那嬌滴滴的苦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受了許多委屈。

楊嬌雨哭着,抽泣着,「那個家我一刻都待不了了!林總,夜總,我只有你們兩個朋友,我想帶着孩子離開那個家!」

林月眼底閃過一縷沉思,沒有說話。

倒是夜韻如大氣,上前就安慰起對方,「嬌雨,我那房子大,也就我一個人住。實在不行,你就帶着孩子上我那住一段時間吧。」

「那怎麼好意思?」

楊嬌雨感動依舊。

但劉風看見了,剛剛有一個瞬間,楊嬌雨明顯斜視了一眼林月,是那種嘆息的眼神。

這女人……肯定有問題。

「哎呀,都是朋友,這麼說就見外了不是?」

夜韻如笑呵呵的,那治癒般的笑容好像能抹除一切煩惱。

楊嬌雨還在抽泣着,哭聲沒有剛剛那麼大了,「韻如,謝謝你。」

小小的插曲打斷了兩女原本的計劃。

好朋友不開心,只能開車帶着她散散心去。

一直到天色完全落下,林月才臉染紅潤回到家中。

換上拖鞋坐在沙發前,她揉捏着有點發疼的腦袋。

正準備起身想倒一杯熱水的時候,劉風已經把熱水遞到她手中。

面對悄無聲息出現的男人,林月只覺得自己喝多了,腦袋麻木掉才沒提早發現對方,輕言一聲「謝謝」後,繼續坐在沙發上。

「你身上的酒氣很濃。」

「嗯,和閨蜜喝了幾杯。」

「沒事吧?」

林月輕輕甩了甩腦袋,「你先休息吧,我坐一會兒,洗個澡就睡覺了。」

劉風默了默後,輕嗯一聲,也不多問,關上房門繼續修鍊。

原本黯淡的客廳,因為劉風房門大開帶來些亮光。房門一關,又變成黑寂。

這男人也真奇怪,水都倒了,卻不打開燈。

嘩啦啦~~

盤腿而坐的劉風緩緩睜開雙眸,在超強的聽覺下,花灑的流水聲彷彿就在耳邊,甚至他能感受到林月正在更換衣服洗澡。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