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無敵的我,被拽着去相親》[剛無敵的我,被拽着去相親] - 第六章 夜韻如的小心思

嗯了一聲,林月的房門便關閉了。

劉風剛坐下來準備吃飯,突然發覺門口異樣的氣息。

是夜韻如。

她在門口站着幹嘛?

剛準備上前開門,便發現她的氣息從過道移動到電梯。

她,又走了?

劉風實力強,按理說到這種地步。一個月不吃喝都能活下去。他不一樣,兩頓不吃就真餓了。

可能夜韻如是送林月回來的,他也就沒有多想,撇開一次性筷子,對着食物橫掃,不出一會兒就吃完了。

起身往卧室走去,放在桌上的垃圾像是着了魔般竟然自己漂浮起來,慢慢塌縮成圓球飛到垃圾桶里。

回到卧室,劉風又開始打坐修鍊。

他,對睡覺實在興緻不高。記憶里也就當年被兩位師姐折磨厲害,正常睡過半年。其他時間基本上都是用修鍊換休息。

反正對他來說,第二天的精氣神不會有任何差別。

林月回到卧室後並沒有休息,而是坐在電腦桌前翻閱着資料。

林家有錢,但新一代子孫都有自己的企業。

這也是為了考核經商的手段和能力,只有最出眾的,以後才能繼承林氏的一切。

這種體制下,林氏一脈的子孫全都有着狂熱的掙錢執念,換成現在流行的詞就叫「卷」。

他們不僅掙錢,也會偷摸給身邊的兄弟姐妹使絆子。每打倒一人,就多一分繼承家業的機會。

次日清晨。

昨日因為楊嬌雨突至的緣故,林月並沒有開車回來。原本是打算叫人來接自己的,但劉風如今怎麼說也是公司的一員,若拋下他,實在不成樣子。

左思右想之下,還是決定乘坐計程車上班。

砰!

房門被關,早已醒來的劉風都沒多想,推開窗戶從高層跳,額不對,是飛了下去。

「怪了,我真老眼昏花了不成?可我才三十啊,不至於這麼提前吧?」

「你不吃飯嘀嘀咕咕啥呢?」

「老公,我剛剛好像又看到有人跳下去了。」

「瘋了吧?誰沒事天天跳樓玩?」

……

林月剛到辦公室坐下,手裡堆滿的活還沒來得及翻閱。夜韻如就端着一杯咖啡陰笑陰笑的走在她身邊。

「林月,我們是不是朋友?」

林月看都沒看她一眼,小手自然地把咖啡挪到自己面前,「有事就明說,沒事找事做。」

「你家裡藏人了吧?」

剛喝上一口咖啡的林月險些被這話哽塞,表情卻看不出明顯的變化。

她對這位好友的性格再熟悉不過,不出意外,肯定是昨晚購買的夜宵讓她產生了懷疑,然後偷偷跟蹤自己到家門口了。

「昨日新聘的劉風還記得吧?他現在沒地方住,爺爺就讓他暫時住我那。」

「喔。」

夜韻如皮笑肉不笑。

能信,才有鬼呢。

劉風救了林爺爺,以林氏的財力,就算送他一座豪宅讓他安頓下來,只是輕鬆加愉快。

林月還是員單身妹子,讓劉風暫住,這不明擺着故意么。

也是,林爺爺早在兩年前就開始催促林月找個男友,她家那幫陰陽怪氣的兄弟們恨不得把男人直接送到林月床上。只要這樣,林月基本就能脫離商場了吧?

就能剔除一位實力強大的競爭者。

「怎麼?我看

猜你喜歡